第145章 猛龙惊悸

在日本的俞敏海已连续接待了好几拨朋友。从东京到北海道、大版、名古屋、乃至京都等地,他已经去得备感腻味。

许雅安下班回来,手里拎着两大购物袋,一一收纳整理好后,只见俞敏海正躺在床上摊写着一个大字。

她好奇地问:“你的朋友回国了?”

俞敏海睁开眼,挺了挺腰,骂骂咧咧说:“撒依内!(福宁骂人地方话)别提他们了!哎呦,累死老子了,这地陪生计真不好混,几个地方跑下来,真够受的。”

许雅安驳斥说:“少骂人!自己找累怨得了别人吗?在东京逛逛吃吃就好,是你自己硬要陪人家去外地。”

“现在国内赚钱容易了,出国游的人多了。我那帮朋友有钱人多,当官的也不少,他们给面子爱找我,我也不能不陪衬!”

“可有哪几个真是你的朋友来着?明明都是朋友的朋友。”

“朋友的朋友也是朋友!人家交待了,能不招呼吗?可就讨厌有些人,得了便宜还卖乖,挑三拣四的。”

“在日本呆的福宁人,哪个不是忙着打工赚钱?你倒好,闲得尽当免费的地陪,贴钱找累!得给你脸上贴张标签,大写‘招待站’三个字。”

许雅安又提议说:“海海,你找份工做做吧!咱们把妮妮接过来吧!时间久了,她只认了祖国母亲,忘了我这个妈妈。”

俞敏海一骨碌地翻身坐起,瞪大眼说:“有没有搞错?我一个国内的老板,你让我去打工?十几年前我来这里时就没打过几天的工。”

“你十几年前的朋友还有几个在东京?”

“没剩几个了,他们现在也都很规矩了。其他的有些联系不上了,听说去了第三国,有的已经回了国内,有的在这里坐了大牢。嘻嘻嘻,我突然记起了林优优,听说她现在去了加拿大,仍旧不改本色,还在用她那特有的方式拥抱世界!”

“林优优?谁呀?”

“一个你永远不会羡慕的女人,不提她了。反正我的老营当干不了,还能打什么工?”

“咱们正正经经地营生不好吗?建秋表哥在gyo??za店里一站就是十几个小时,也没你这般抱怨!”

俞敏海嗤嗤地笑了:“人跟人会一样吗?别总拿我跟他比!你出国前买的那块别墅地,原来三十几万,现在超过三百万了,你说你这几年在日本赚得了这么多吗?”

许雅安皱了皱眉,:“你又用了夸张语法!东京这几年的房价怎么没多少变化?”

俞敏海豁得一声挺身站起,:“你别不信!雅安,国内经济大发展,时机好得很,我们不用再在日本当拼命三郎了。有人已悔青了肠子,当初他们卖房卖地才出的国,又没日没夜地打工挣钱,却买不回原先卖出去的东西。有人因此精神都出毛病了,这世道变得太快了。”

许雅安感到了莫名的困顿,呆了呆,:“那建秋表兄为什么还要来?”

俞敏海眨巴着眼,不知该怎么解释,只好说了句:“他比较死脑筋吧!”

许雅安想到要他来日本的初衷,硬着头皮说:“或许打工的人是赚不到什么大钱,但日子过得踏实!你不用整天胡想乱想,好好地想怎么在这里安家讨生活。”

“我们已经争论过许多次了。可我还是那句话,不如你跟我回东临。咱们东临公司的一个项目还没封顶,卖楼花就卖疯了。大佬又看准了一个新项目,走‘短、平、快’,有大佬撑开一片天,我们就只跟着干就好。东临离福临也近,坐火车小半天就能到家。你上不上班都无所谓,妮妮也接过去,你还可以请个保姆。”

“海海,你以为我费心费力拿的那张大学文凭可以说扔就扔了?我也坚持我的立场,妮妮还是来日本上学吧。你这次不带她一起过来,我过几天就飞回去接她。”

俞敏海咚得一声再躺回了床上,又摆出大写字样,翻着白眼说:“我生无可恋啊!”

许雅安一边忙着做菜,一边大声说:“你既然这么闲得无聊,就不能帮我洗个菜什么的?”

俞敏海又翻了翻白眼,哎声叹气喊:“不要啊!一个大老爷们一干上老娘们的活,霉运就来了!”

容不得许雅安有多少抱怨,没过几天,俞敏海又被公司招回了国。

他所在的那家房地产公司在东临当地早瞅准了一块拆迁地,那可是块大肥肉,俞敏海早已全线担纲上下打点,一切筹谋得当要势在必得。

商住地公开招拍公告登在了隔壁省的报纸,明眼人都知道这是欲盖弥彰的把戏。本来业内只有一两家公司知道消息,无奈事与愿违,拍卖日临近时,此次要参加竞拍的公司居然破天荒的多。

公司大佬急红了眼,俞敏海是打前阵的精锐之士,自然无法独自逍遥自在。

他瞧着许雅安失望的神色,故意装出无可奈何的样子说:“我这只猛龙又得过江去了!”

许雅安望着东京国际机场的入口,落寞地说:“我不确定你是不是只猛龙,但我知道你是只假装吃草的战狼,脚下总有一片可以追逐猎物的草原。而我却是只妄想着吃肉的小兔子,却总也寻不到属于自己的草原!”

俞敏海听了一愣,不禁若有所思。

可当他推着行李走入机场时,脑子里逐渐打满了许多问号,以及问号后面跟着一串其他的符号,全是事关公司竞拍的事项,不再有了许雅子的影子。

俞敏海一回到东临,即使东临不是福宁老家,可不消几日,参拍的对手公司已被他摸得一清二楚。他的脑子每一秒钟都在紧急运转,必须力争在拍卖会前一一收买并打掉他们。

俞敏海就是只凶狠的战狼,不仅展示了海量的酒量和昼夜不眠的斗志,还一并体现了混社会的凶残和无间道的精神。

在不多日后举行的那个异省拍卖会场上,台上拍卖师声如洪钟地卖力哟喝,台下亦坐无虚席,手上拿牌子的人不少,可举牌的唯只俞敏海,其他人全成了看热闹的观众。

在拍卖师落锤之后,原先冷清的气氛逐渐沸腾得激荡了人心。

东临分管土地和城建的副市长以字正腔圆的普通话在现场致以热烈的贺词,祝贺俞敏海的公司一举夺得商业用地的开发权,并感谢俞敏海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