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6章 值钱的面子

对方的一声叹息,令老徐莫名其妙,“张局,你有什么难言之隐吗?”

“我倒没有什么,现在的大禹水利建安公司,已经到了举步维艰的地步了,所以,他们至今没有整改返工的动静。”老张道。

“张局,大禹水利建安公司的老范已经找过我了,他们的情况我大抵知道,无论如何,只要他们不按期整改合格,我们是要追究责任的!这一点我已经跟老范强调过了,希望你也给他捎话,让他知道这不是儿戏!”

“徐总,事情的严重性,我想老范是应该知道的,但他们现在真的是无能为力呀!我的意思,你们能不能帮他一把,不管怎么说,毕竟你们是合作关系,如果大禹水利建安公司趴下了,把不合格的工程往那儿一扔,也影响整个青山河治理工程的收尾,昌达地产投了两三个亿的工程,你们怎么也不希望看到出现那种局面吧?如果帮他一把,让他们尽快整改完工,你们也静心了。”

老张这话虽然有些道理,不过听着让人感到别捏,因为他的话语中,多少带着点威胁或耍无赖的意思,要是换做其他人,老徐可以马上怼回去,但对方毕竟是职能部门的副局长,老徐不想把关系搞得太僵。

“我们是甲乙双方的合作关系,怎么帮他?”老徐其实知道对方想说什么,但他故意不把话题往那方面引。

“徐总,工程款的事,一旦大禹水利建安公司整改合格,你们早晚要跟他们结算,你看能不能破破例?先预支他们二百万,让他们把整改工作做完。”

老徐知道对方打电话就是这个的目,虽然天南海北地绕了一大圈,这句话最终还是说出来了,所以,他并未感到诧异,“预支工程款?张局,其余两家都垫付了百分之二十的工程款,到了大禹水利建安公司这里,不仅只垫付了百分之十,而且在工程还没完工的情况下,还要预支工程款,这完全不合情理呀!幸好当初只给了他们少量工程,否则,麻烦就大了!”

“哎哟,这不是情况特殊嘛,你就网开一面,照顾一下吧。”老张厚着脸皮说道。

“什么特殊情况呀!不就是大禹水利建安公司拿到工程后,转手包给了另一家施工单位吗?我们已经调查清楚了,大禹水利建安公司既无施工人员,又无施工设备,完全就是一家空手套白狼的皮包公司!他们想躺着挣钱,结果让二包施工单位给算计了,如今验收不合格,整改需要资金,二手承包商不愿再出资,老范又拿不出钱,是这么回事儿吧?”

这番话让老张脸面发热,见真相已经无法隐瞒,他只好承认,“大禹水利建安公司的具体情况我不太清楚,大概就这么回事儿吧。怨我疏忽,当初推荐他们,我应该事先了解一下公司状况。”

老张的不断自责,是他采用的一种手段,目的是博得老徐的同情,最终达到自己的目的。

还别说,老张的这一策略起码部分起了作用,听见对方一次又一次地自责,长期从事行政管理的老徐,也动了恻隐之心,毕竟老张作为城建局的副局长,能有这样的姿态,实属不易,“张局,事情一码归一码,老范他们的事,跟你无关。”

“可是徐总,大禹水利建安公司承揽的工程迟迟不能交工

,说起来不好听,如果外界知道是我推介的承包商,我这脸上也是挂不住呀!”老张这样的逻辑,也不是毫无道理。

老徐考虑了片刻,“张局,我知道你的意思,但是,预支二百万工程款,我说了不算呀!”

“你那么大的老总,连预付二百万工程款的权力也没有吗?”老张根本不相信。

“昌达地产公司的法人代表是关总,这件事必须得到他的同意,否则谁也没有办法。”老徐说的是实情。

“那----,请徐总跟关总商量一下,高抬贵手,让大禹水利建安公司渡过难关,尽快完成整改,也好给你们一个交代。”

“可是张局,你跟关总不是也很熟悉吗?要不你直接跟他说吧。”这种事情,老徐在关云天面前也不好开口。

“我跟关总只接触过几次,谈不上熟悉,你们毕竟是同事,我觉得还是你跟他说比较好。”

眼下,另外两家承包商负责的建设工程已经完工,而且验收报告已经出来,专家们给出的验收结论是全部合格。也就是说,到现在,除了大禹水利建安公司负责的工程等待返工整改,整个青山河治理工程就算基本结束了。

入冬后,各建筑工地进入冬休期,在做完各项安排后,老徐回到公司总部,他要把有关安排向关云天汇报。

在听完青山河治理工程的情况汇报后,关云天道:“既然大禹水利建安公司负责的工程还在等待返工整改,青山河的治理工程就不能算完工,这家大禹水利建安公司是怎么回事儿?他们怎么如此特殊?”

老徐又把大禹水利建安公司的情况做了简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