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三章 父、子

(); 黑暗不知何时开始降临,光影交错间。

玲珑宝塔破碎消失。

一切逐渐平静下来。

李木吒只剩下半边残躯,悬浮在半空中,暗淡无比,几乎彻底化作了一团朦胧的雾气。

唯有一双眼睛闪烁着光芒,似乎有火焰在其中燃烧。

“……师父。”猪八戒恢复了正常的人类形态,肩膀上扛着半死不活的敖玉烈。

敖玉烈抬起一只手摇晃一下,证明自己还行,只是受了点伤,稍微休息一下而已。

唐洛目光从两人身上收回,看向面前不远处地李靖。

李靖悬浮在他面前,情况要比李木吒还要糟糕几分,李木吒至少还有一个一只手,半截身躯。

眼前的李靖,就只剩下了一个脑袋,以及脖子还有脖子往下的一小部分。

不过他看上去要比李木吒凝实一些,半透明的身躯至少没有雾化。

给人一种只要一阵风就可以吹熄的感觉。

“只能,这样吗?”李靖看着唐洛的右手,开口说道。

唐洛抬起手指,看向自己的食指,上面有着一个小小的豁口。

接着,这道豁口迅速延展,一道黑色的线,从唐洛的指肚蔓延过掌心,弯弯曲曲,形成一道狭长的伤口。

这道细长的伤口从指肚一直蔓延到肩膀的位置。

鲜血一点点从伤口中渗透出来,从指间滴落,融入到虚空中消失不见。

这是李靖豁尽全力与“性命”的一击,造成的最终效果。

“你比以前还要强,唐玄奘。”李靖盯着唐洛落入到虚空中的鲜血说道。

“说得好像你以前跟我动过手一样。”唐洛笑了一声。

李靖说道:“我跟孙悟空打过,你为师,他为徒,但你的修炼一途,却是他真正领你进门的。”

“是被揍过吧?”唐洛说道。

“哈”敖玉烈一定要笑一声,出口气。

“果然是个妖僧。”李靖说道,“来,继续,我还没死!”

还想要打。

“父王。”李木吒飘过来,挡在李靖面前,“收手吧,你没有任何胜算的。”

“逆子!”看见李木吒,李靖就没有那么客气了,上来就是一句“逆子”,中气十足。

李木吒懒得再去争吵:“放弃吧,这个腐朽的世界,本就该死去的我们,都应该消失了!”

一只手缓缓伸向李靖。

“逆子!就凭你也想杀为父?”李靖不屑冷哼一声,玲珑宝塔虚影再现,撞在李木吒身上。

李木吒身影一晃,直接消散,其后又再度重聚,不管不顾冲向李靖。

李靖直接汇入到几乎不成形的宝塔残影中,避开李木吒的同归于尽,撞向唐洛。

那气势,就算是死,也要从他身上撕咬下一块肉来。

深仇大恨?

唐洛抬手,淡淡的光幕浮现在身前。

玲珑宝塔撞上光幕,不得寸进。

不灭玄金(身)。

就好像琉璃涅大手印是因为两个技能空掌、擒龙手脱胎而来,需要的时候可以形成凌空巨掌。

不需要的时候也可以跟武侠小说里面那样气劲喷薄、隔空取物。

一千码都开上了,开个100码还是非常轻松的事情。

脱胎于招架的不灭玄金身也是如此,不需要每次施展都出现虚影护体。

李靖强弩之木的一击,被唐洛轻松挡下。

“你想要救谁?”唐洛看着犹自发狂的李靖说道。

微微震颤,散发出一阵阵力量涟漪的宝塔突然静止了一下。

“怎么,你觉得我们都很蠢,还没察觉出来?”唐洛说道。

“力量流失得不像话啊。”猪八戒说道,“你们连一缕残魂都算不上,佛祖出手都救不回来,所以,你不断夺取力量、生命力,想要救谁?”

“与你何干?”

宝塔中传来李靖的声音。

他的最后一击,连自己的模样都已经无法维持。

这宝塔散了,他也就真正、彻底的死亡了。

“嗨!”猪八戒双眼瞪大,“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这么无耻呢?”

吸收夺取他们的力量乃至生命力,结果来一句“与你何干”?

想不到李靖你这浓眉大眼的也玩这一套?

“爹!什么意思!”李木吒的声音响起来,并不激动,相反十分得微弱,几乎已经是弥留之际。

唐洛收了光幕,功德玉莲散发微光,温暖的光芒落在李木吒身上。

救不了他们,给他们续一段时间还是可以的。

“逆子,为父行事,还需要向你这个孽障解释?”宝塔中李靖的声音还是跟刚才一样。

充满了高高在上大家长的味道,威严、霸道。

我当老子需要跟你这儿子解释什么?我做事情什么时候要跟你说明情况了?

基本就是这么个调调。

这就是李靖,三纲五常里面的那个“父亲”。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