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一桩旧事

四叔公去世了。

那是二月二龙抬头那一天。

听到这个消息,莫来大为吃惊。再有月把便是逢三大祭了,莫来还给他老人家备了礼物。没想到年纪轻轻的莫氏族长他的四叔公竟然就这么走了。

关于四叔公的事,父母亲族们总是讳莫如深。虽说是尊重敬畏于身为族长的他,但是莫来总是能感觉到族人似乎总有着一种不可言说的恐惧,还有一种类似信仰的情绪。像是虔诚地供奉着自己恐惧之物。这让莫来想到,犹如那阎王爷,世人惧他,却又奉他为一方主宰一般。

莫来记忆里只有在重大节庆的时候才能见到四叔公。他模糊记得,四叔公个子不高,总穿着素白衣襟绣着红色不知名花朵的长衫,脸上戴着一副青面獠牙的面具。那时他年纪尚小,虽然知道那面具是祈福用的,却还是怕,躲在大人的身后,不敢往前去。

莫来对四叔公真正有印象是在他九岁那年,莫家最重视孩子的九岁生辰,恰巧莫来九岁生辰正是那年逢三大祭那一日。

那几天的事情现在想起来似乎都有些奇怪。无论是满怀心事帮他跟学校请了一周假带他回老宅的父母,还是看到他总是生硬地停止闲言碎语的亲族,亦或是亲自监督管家教他礼节行事的爷爷,一切的一切都显得不正常。

“妈,别人家的孩子九岁生日都这样吗?”

母亲手中的线团掉到了地上,她看着莫来,表情很怪异,眼睛里有泪光,神色看起来悲伤却又有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

线团顺着门槛的小坡滚到大理石回廊里,莫来慌忙撵出去捡却不留神撞进一个怀抱。扑鼻而来的檀木香气,很是好闻。他抬头去看,只记得那双眼睛似是月光下泛着的碧波,流光溢彩甚是好看。

“你是谁?眼睛怎么如此好看?像我爸刚给我买的玻璃珠一样!”

那人愣了一下,俯下身子说:“你叫什么名字?”

“莫来。”

“你就是莫来呀。天凉,快回屋里去吧!”他笑着摸了摸莫来的头,便离开了。

逢三大祭前夜,作为寿星公的莫来与大祭冲撞,晚上必须身着丧服,腰戴镇魂铜铃,在青龙堂过夜,避过这凶煞。爷爷下了死命令,谁也不许陪着。

莫来哪里能忍得了这般约束,不停哭闹着,噼里啪啦地从里面拍门。守门人应是得了爷爷的令,只是隔着门劝他。闹了半天,他见撒泼无用,便赌气般地躺到地上。这躺着从下往上看,屋顶的看似杂乱无章的符阵像是一个奇怪的符号,又像是张狰狞的人脸,甚是诡异。莫来一直盯着想看出个所以然来,那符阵却又像真成了人脸一般竟还对他笑起来。真的是在笑,你听着周围不还有着笑声吗?

“哈哈哈哈哈……”

你看那明明不只是一张脸,那是成千上万张脸组合成的呀。那笑脸各个咧着嘴,瞪着眼,脸颊上挂着的不是泪,是鲜红的血。莫来嘴角也跟着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